首页 > 酒店新闻

空客新型窄体机亮相是低成本长航线的佳选?

今年6月初,国际航协鉴于燃油价格上涨和世界贸易严重疲软,航空业商业环境不断恶化,于是大幅下调了2019年全球航空运输业盈利预期,将2019年行业净利润从2018年12月预测的355亿美元下调至现在的280亿美元。在此背景下,各低成本航企高管认为,低成本航空的国际长航线依然拥有很大市场,但就每家航企的市场定位以及使用机型仍然存在分歧。

法国蜜蜂航空首席执行官马克·罗切特认为:“拥有大型飞机的远程航线将成为焦点。”挪威航空首席执行官比扬·科约斯则表示:“我们必须进入一个更大的服务市场。”在他看来,由于航班时刻紧张,使用大飞机一定是更好的选择,而不是去运营更多如空客A321LR或刚刚亮相的空客A321XLR之类的长航线窄体客机。

相比之下,总部位于纽约的低成本航企——捷蓝航空公司——的首席执行官罗宾·海耶斯则认为,捷蓝航空可以通过空客A321LR这一新机型在欧洲航线市场上找到“非常巨大的机会”。

挪威航空、法国蜜蜂航空、美国捷蓝航空和国际航空集团(IAG)子公司水平航空的高管们强调,他们正在努力建设的细分市场前景广阔。罗切特说:“有些肯定会非常成功,有些则必定面临竞争。”“所以航企必须在机舱,营销和销售方面进行创新。要特别注意的是,即使市场需求增长,也并非所有航线都能奏效”。

法国蜜蜂航空的做法是壮大空客A350-900机队,每年增加约一架飞机。该公司的经营秘诀是飞机高利用率。“我们每年的飞行时间是大约5000小时。如果少于这个数字,就不会盈利”。罗切特还表示,航线网络必须与不断变化的客流量和季节性保持一致。因此,公司不仅要运营东西向航线,还要兼顾南北向航线。蜜蜂航空目前拥有一架空客A330-300飞机和两架空客A350-900飞机,第三架空客A350飞机即将交付。

比扬·科约斯表示,如果没有支线航线网络,运营困难就会增加。而在这一点上,罗切特则持有不同的意见。他表示,太多的支线航线会增加运营成本。这也是因为两家航空公司战略定位不同。法国蜜蜂航空的优势在于总部设在巴黎,这是欧洲较大的出发地和目的地之一;而挪威航空的航线分布则更为广阔。科约斯还表示,他永远不会冒险在冰岛成立一家低成本长航线航空公司。今年早些时候停飞的冰岛低成本航空巨头——WOW航空——就是前车之鉴。北欧的另一家低成本航企西甲航空也经营失败了,在科约斯看来是“内部氧化”了。

此次在巴黎航空展上亮相的空客A321XLR飞机引起了行业的高度关注。“任何一个人都不会忽略它。”水平航空CEO文森特·霍德说道。他认为,这架飞机因为具有10小时以上,8700公里的超强续航能力,可能改变“跨大西洋航空市场的基本游戏规则”。这款窄体机也可以让主营短途航线的低成本航空公司更容易进入长航线市场。水平航空认为,它可以与类似从巴塞罗那飞往智利圣地亚哥的空客A330-200飞机进行优势互补。

即使是对大型宽体客机情有独钟的罗切特也肯定了空客A321XLR飞机在现有航线网络上的作用,即在淡季调节产能。但他仍然不会将其作为公司唯一的长航线机型。

科尔斯指出,在纽约或伦敦这些航班时刻紧张的机场上,大型宽体客机可以最大限度地利用稀缺的机场容量。因此,应将窄体机部署到一些更小的机场中。

海耶斯表示,虽然捷蓝航空已经接触到了空客A321XLR,但在向伦敦市场推出欧洲航线的服务时,它仍然坚持使用空客A321LR。他认为,这款机型航程更远,可以让捷蓝航空在欧洲市场上飞得更加深入。 


相关品牌

社交网络